略不略不略

【周叶】论猫和鱼的幸福理论

是看chu薇太太的图才想写的,毁了对不起呜
【不会链接请原谅】

画风突变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没有罗辑 没有
叶修的女人 写文从来不需要罗辑【bu

1.
周泽楷是只公猫。
但是他和其他猫不一样,他是一只非常特别的猫。
之所以非常,在于他可以变身
——对,就是可以变成人形的那种。
——啊不不不,没有巴啦啦全身变什么的,非常简单,朴实至极,就是“嘭”的一下冒一堆烟然后就变成人了。
裸体?想多了,这个时候他的节操值还是爆表的。
咦我为什么要说这个时候。
管他呢。继续——
而周泽楷特别就特别在
他帅。
帅的惊天动地。
帅的无与伦比。
每年春天一到身边就有无数小母猫的那种
就是帅。

2.
而今年的春天,除了方圆几十米内暗中观察的小母猫以外,和以往有有点儿不同。
怎么说呢——
周泽楷,一只帅的天怒人怨的猫
他恋爱了。

3.
事情还要从三月的某一天说起。
周泽楷打完工——毕竟在人类世界里生活也需要像样的养活自己——之后,啃着手里的快餐低头走在路上,想着今天要改改伙食了。
毕竟身为一只猫,总吃快餐是不行的。
于是啃完快餐他就到了离城区不远的一片海滩,亲自捉鱼。
海鲜市场的鱼都是养的,不好吃。
今天的收获意外的不错,拎着三条大鱼的周泽楷很是心满意足,正准备离开,忽的瞥见夕阳下的沙滩上有什么红色的东西闪闪发光。
亮瞎他的眼。
猫生性好奇,当即便走过去瞧,一看,呦,又是一条鱼啊。
再走近点儿——喵喵喵这什么东西?人鱼?真的人鱼?怎么办啊要交给国家吗???
当看到一条红尾巴的小人鱼蔫儿了吧唧地摊在沙滩上之后,周泽楷大脑里刷刷刷飘过一片弹幕,原地懵逼。
周泽楷大大你好歹也是个非人类,你可长点儿心吧。
所以说到底怎么办?

4.
周泽楷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思想斗争后(并不),还是决定把他带回家。
毕竟人鱼这么神奇的物种被哪个人类捡走指不定要干嘛干嘛,本着同为非人类应该互帮互助的社会主义心态,好好照顾落难(?)的同类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再不济当条锦鲤也是好的,喜庆。
于是一猫带着四鱼就回到了他租的公寓里。
回了家,周泽楷犯愁了——小人鱼放哪呢?
小人鱼是真的小,两只手捧起来刚刚好,要放浴缸里没准要进下水道,脸盆他还要用,杯子…杯子似乎刚刚好的样子。
周泽楷钻进厨房扒拉,庆幸房东还是个有情调的,家里放了几只高脚杯。
他拎出一只杯子,小心翼翼的把之前和那三条鱼一起放在水桶里的小人鱼连着海水舀了起来,放在桌面上,透过玻璃盯着小人鱼看。
人鱼的头发是碎碎的黑色,很软的样子,皮肤白的要命,可能是常年泡在水里吧,尾巴红得透亮,随着水波的晃动泛着粼光,闪闪的。眼睛还闭着,嘴唇有点儿薄,微微的抿着,看起来似乎很乖巧。
唉嘿这个人鱼好像有点可爱。周泽楷泛起了小花花。
正当周泽楷看的入神,小人鱼却看起来有点不安分,微微扭了扭身子,晃了晃尾巴。
哦哦哦要醒了吗要醒了吗?!!
周泽楷非常激动。
接着就看见人鱼皱了皱眉,然后突然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超利落的。

5.
哦豁这谁长得真特么好看和我签订契约吧少年。
这是叶修醒来后懵逼buff加成时的第一反应。

6.
哦豁这个人鱼的眼睛真好看。
万千星辰
左右都是五千五。

7.
“所以,我是被你捡回来的?”叶修刚脱离了美色的诱惑,转了转脑袋问。
“嗯。”
“你是人类?看见我都不带心跳加速的?”叶修觉得面前这个小帅哥淡定得有点萌,撑起下巴笑着调戏了两句。
“不是,猫…”周泽楷听了很乖巧地回答,耳根略红地选择性省略了后一句问话。
心跳加速是有的,不过不是因为害怕就是了。
“猫?”叶修对这三个字思考良久才反应过来,“哦,成精的对吧?那怪不得了,同类哦。”
周泽楷继续选择性忽略成精二字点了点头。
“那么好吧,既然你都把我捡回来了,养我一段时间也没问题吧?我长这么大还没出过海呢,玩玩也无妨。”叶修想了想,又说,“我现在这么小,吃的也不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然后对着周泽楷眯着眼睛笑了笑,准备装装乖。
周泽楷一看,也对他笑笑,面上有点发红的趋势,点头说好。

8.
妈妈这个鱼怎么这么可爱!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猫!
还没怎么认识就靠颜值互刷了不少好感度呢,周泽楷和叶修大大。

9.
“嗯我叫叶修,劳烦你照顾了啊。”
“周泽楷,嗯。”
同居生活正式开始了呢。(所以说我前面都在扯什么废话x)

10.
一个月过去了,周泽楷和叶修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生活,其间叶修还学会了看电视和玩手机以及与周泽楷正常对话等一系列生活技巧,可喜可贺。
这个时候叶修也早就跟周泽楷混的很熟了,一开始还蛮矜持的,有点贵族的样子,然而时间一久,就开始毫无顾忌地秀下限了,丝毫不引以为耻呢。
并且周泽楷也不是很在意,反而有点开心?
搞不懂你们非人类啊大大们。

11.
“小周小周!我想吃你的鱼!”一句话说完,叶修根本没有听周泽楷回答的打算,biu的一下撑着杯沿跳到了周泽楷面前的桌子上(越狱也非常熟练了啊),拿着周泽楷给他买的玩具勺子抢周泽楷的鱼吃。
反正小周也会答应的嘛。
勺子对于叶修来说还是有些太大了,导致他只能含着半片勺子小口小口地吃,可爱死了。
今天的周泽楷也在沉迷于叶修鱼的可爱之中,拿着手机的右手蠢蠢欲动。
天哪好可爱好想拍下来当屏保!
不行要是传出去变成艳照门怎么办?
正当周泽楷内心奋力挣扎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前辈,也吃鱼?”自从叶修跟周泽楷聊天时突然发现自己比周泽楷大了还不止一岁两岁,他就强行卖萌要求周泽楷这么叫,说是要体现身为前辈的尊严。
然而根本看不出来啊。
“啊?”叶修吃得正欢,冷不丁被这么一问,还没反应过来。
“前辈也是鱼…”
“哦这个啊,”叶修咽下嘴里的鱼肉,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周泽楷回答,“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啊,这不挺正常的吗?”
周泽楷在叶修的眼神里仿佛看到了慈爱与关切。
所以说你到底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态,一边啃着一条比你大两倍的鱼,然后跟我说出“大鱼吃小鱼”这样的话的啊!
周泽楷不明觉厉。

12.
管他呢,叶修这么可爱他说什么都对。

13.
从叶修一开始被周泽楷捡回来时,就发现这个有着姣好面容的大男孩意外的不善言辞——过了一段时间也只有在和叶修说话的时候好一点,一旦对上陌生人,半个小时都憋不出一个字,活生生急死个人。
“所以说这是为什么呢?”五月伊始的某天,叶修像是突发奇想似的,不经意地问出了这个在他心里盘亘已久的问题,“小周这么帅,照理应该很多人愿意和你说话的吧,怎么养成了这么个性子?”
“因为是一个人。”周泽楷听了,垂下长长的眼睫,很轻地回答,然后又顿了顿,再补充一句,“还有,长得好看。”
周泽楷毫不避讳自己的脸非常好看这件事,父母给予的容貌,上天的赐予,本就该是自然的事情,完全不必小题大做或洋洋得意。
但有些人并不这么想。
自卑与嫉妒蒙蔽了本该善良友好的心灵,迫使人与人时间的距离覆盖上一层尖锐的刺,让那时初来乍到的周泽楷,一个那么小那么小,又那么听话的孩子,怀着尚且懵懂的心,在全然陌生的世界里,在欲念和厌恶中撞得血迹斑驳。
十二个字太短,但叶修明白,把他带回来的这个大男孩儿是多么天真,但又经历了什么样的孤独与无助。
身边的人类带着冷漠的敌意,让这只孑然一身的小猫尝遍寂寞的苦楚。
周泽楷同他说过,五年,他来这城市已经整整五年,在这五年里,周泽楷被世故打磨成一个沉默寡言的腼腆男孩,所有人都惊叹着他令人嫉妒的外貌,却从未有人想过去触碰一只小猫柔软的内心。
周泽楷从不说太多,但叶修明白。
只要叶修明白就好。
幸好。
叶修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平日惹人哭笑不得的嘲讽与调侃也尽数退去,黝黑的眼眸里只倒映着周泽楷稍垂的眼睑,沉静如海洋,宛若深海的神祇。
忽的,叶修一撑手臂,从小小的玻璃杯中跃起,挂在了杯沿上,叶修展开细白的双臂,轻轻抱住周泽楷的脸颊,凑过去,如同晶莹的蝴蝶鱼一般,印了一个极轻极暖的吻在周泽楷的眼睫上。
周泽楷轰的炸成了仙女棒。
“前…前辈?”
不待周泽楷因惊讶而微微颤抖着瞪大眼睛,叶修伸手覆盖在他薄薄的眼睑上,贴着他说:“小周是个乖孩子啊,以后不会了,不会了,你的前辈在这里,我可比任何人都要厉害的。”
周泽楷再睁开眼,面前的小人鱼又是一副调笑的笑脸,看的周泽楷脸又止不住的烧了起来,红到耳朵根。
“人鱼的吻是大海的祝福,小周你会是个幸福的孩子啊。”
是啊,遇到了这么好的你,教我如何不满足。
那一夜的星辰,洒满大海,大海的水波中,摇晃着依偎的灵魂。
大海啊,请庇佑我深爱的人吧。

14.
时间不要钱,所以总过得飞快,再转眼,夏天就到了。
“小周啊小周!”周泽楷刚打完工回来,叶修就一下子扑腾起来,“我想回大海玩玩,你有空吗?”叶修扒拉着杯子,剔透的红尾巴在水里拨来拨去,撩出一朵花儿来。周泽楷顿了顿,开口:“最近,忙…”
叶修听了,倒也有点惊讶——周泽楷从未拒绝过他的要求,哪怕有一点点任性,今天这还是头一遭。
不过打工果然还是很辛苦的啊。
还是要赶紧回去一趟。
“嗯那好吧,小周你也要注意休息,这几天早些睡啊。”说完叶修就自顾自琢磨着回大海的办法,丝毫没有注意到周泽楷那一刹有些慌乱的眼睛。
前辈要回去了?
这个想法瞬间冲刷了周泽楷的脑子,让他一时无措起来。
或许是这几个月下来,每天每天总能看到那个小小的红色身影,狡猾的笑着和他玩闹,早上也是,晚上也是,在哪里都是你的样子。
这样的生活太过自然,自然到周泽楷几乎忘记了,叶修是被他捡回来的这个不争的事实。
于是当那天,周泽楷顾虑重重地回到家,看不见熟悉的红尾巴时,他简直要疯了。
“前辈?前辈?”周泽楷找了很多地方,浴室,厨房,客厅,卧室…甚至他异想天开地打开冰箱,看看是不是叶修在找东西吃,回应他的却只有空荡荡的冰柜,扑面而来的冷气浇了他一头一脸。
冷彻心扉。

15.
三天,叶修整整消失了三天,七十二个小时,四千三百二十分钟,二十五万九千二百秒。
每一秒都难过的要疯掉。

16.
第四天,周泽楷回到家,不知道该干嘛。
他不是没有去找过,可是大海那么大,那么深,就连海岸线都那么长,人鱼的住所又岂是那么容易发现的?
周泽楷已经想要放弃了。
也许,也许前辈真的想回去了……
那我也…没资格去打扰他吧……
要哭出来了啊。
“铃——”突如其来的一段门铃声,打断了周泽楷的沉默。周泽楷一愣,慌忙跑去开门。
“咔哒。”门开了,室外泼洒而出的阳光晃了谁的眼,就那么一大捧地倒下,在清脆的草地上开出太阳。从门与门框间的缝隙,汹涌出大海的清甜。
门外的人陌生极了,却又如此熟悉,黑亮的发与黑亮的眼,紧紧吸住了周泽楷狂乱的心跳。
“小——”没等门外那人说话,周泽楷一下子抱紧了他,把脑袋深深埋入那人的肩膀,呼吸着他的味道。
“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感受着那人轻轻拍打着自己背部的温柔力道和思绪已久的目光,从未如此真实的感受过——他还在我身边,太好了。
想拥抱他,想吻他,想让他的味道充斥自己的鼻腔,想让他属于我一个人。
三天的时间,已经足够周泽楷想得很清楚,去他的同情,去他的尊敬,他就是喜欢叶修,就是喜欢,想干他干的只会喊自己名字的喜欢,就是喜欢他,喜欢的不能再喜欢。
爱不需要理由。
周泽楷一向不善言语,相对的,行动力弥补了这一不大不小的缺陷。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去做了。
帅气的青年抬起头,不由分说吻上了他倾慕已久的唇,在自己口腔里滑动,吞食着仿佛海浪一般的柔软,欲罢不能。
“唔…小…”叶修刚刚才想说话,又被周泽楷吞了进去,惊讶之余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也只好就这么站着,由他在自己身上啃来啃去,舔来舔去。
果真是猫啊。叶修想。
“嗯…好了好了…小周停下……”这绵长的一吻最终还是以叶修喘不过气的理由而告终。
看着前辈被吻的微微红肿的唇瓣和漾上红晕的脸颊,周泽楷不禁又红了脸,埋在叶修肩膀上不肯起来。
叶修好笑:“被强吻的是我啊,小周你害羞什么?”
“前辈…我的了…不许走……”高挑的青年答非所问,只是慢慢蹭着叶修,像只撒娇的小奶猫。
“好好,不走了。”叶修摸摸他的头。
“那…再亲一回。”

17.
小周你变了。

18.
无论如何,我想,这就是最好的他们,最好的爱情了。

19.
叶修回来后,周泽楷把他拖到自己身上,委屈巴巴地问:“为什么要走?讨厌我?”
“怎么会,小周这么帅,又这么乖。”叶修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周泽楷的猫,“这不看你太辛苦,就想变成人过来帮帮你啊,你想太多啦。”捏了捏周泽楷的鼻子,叶修笑。
周泽楷这才满意,又往叶修身上蹭,“要告诉我。”
“好好,没有下次了啊。”
“要惩罚。”
叶修哭笑不得:“小周你也…唉,算我欠你的……”然后俯下身,在他薄薄的眼睑上留下一个海洋味儿的吻。
“不够。”
说罢就把叶修压在身下,在他脖颈上细密地吻了起来。
“欠我的,要好好还,不能少。”

20.
叶修仿佛听到了自己老腰生无可恋的痛诉。
造孽啊。

21.
小周,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嗯?
有人跟我说那叫节操。(´-ι_-`)

22.
然后他们过了很多很多天,也有很多很多年,他们都很好,也从来没有吵过架,偶【tian】尔【tian】交♂流一下感情。
对于一只猫和一只鱼来说,也许这就是幸福。

23.
小周今天不做了好不好……
两次。
啊……
……一次,不能再少。

24.
谁他妈说我幸福的。
哦抱歉这位先生,打错了,性福。
mmp听见没有mmp。

那么问题来了——前篇中的“这个时候”表明了什么呢?
嘿嘿嘿

评论(4)

热度(148)